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讀書娛樂旅游綠色建設社區打工
中國工會十七大 · 走近代表

鐘希嬌“回鄉記”:回來了,就不會再離開

   2018-10-29 14:48:56

  央廣網北京10月29日消息 在中國工會十七大開幕當天(22日),身著一身傳統畬族服裝的鐘希嬌,長相清秀,爽朗健談。在休會期間,她主動找溫州代表“取經”基層管理經驗的小插曲,也讓很多媒體記者記住了這個好學執著的“90后”畬族姑娘。

  她是浙江泰順縣歷史上第一位全國工會代表,左溪村旅游聯合工會女執事。她所在的村落是浙江省內畬族人口最多的一個少數民族村落。在當下鄉村振興戰略的大背景下,越來越多的農村籍大學生返鄉就業,為家鄉建設“出謀劃策”,鐘希嬌也是其中一位。

  回到家鄉三年,鐘希嬌在成長,左溪村也在快速發展。村中的危舊房,搖身變成精致的畬鄉小院。在她及左溪村黨支部書記藍學許的帶動下,小山村打造畬鄉旅游,迎來蝶變,村民的人均收入,也完成“四連跳”,由5000多元,躍增到現在的2萬多元,成了全國有名的省級旅游特色精品村。

   

  近日,前來參加工會十七大的鐘希嬌在浙江團駐地接受央廣記者專訪。(央廣網記者 王晶攝)

  放棄高薪辭職回村

  “推動民族鄉村振興的政策越來越多了,咱畬鄉人的日子會越過越好……”這幾日,鐘希嬌去北京參加完工會十七大后,村民們總能從一回來就走村下鄉的她口中聽到這些話。

  從浙江溫州市區驅車三個半小時,進入泰順縣司前畬族鎮,沿著蜿蜒的山路,便可駛入左溪村中心村。這里有一條清澈的山溪,一側是獨具畬鄉風情的別墅群,還有一幢黃墻黑瓦、藍腰帶的建筑,是于2017年建設的文化禮堂。由于與烏巖嶺國家自然保護區等核心景區毗鄰,昔日“臟亂差”的左溪村,如今逐漸成為游客紛至的精致民宿游目的地。

  但眼前老家的這幅畫面,是七八年前還正在讀大學的鐘希嬌無法想象的。彼時走進左溪村,如果沒有村民指引介紹,游客不會想到這里是一個畬族人口超過1000多人的畬族村。用鐘希嬌的話講,高低不平的磚體房林立,“赤膊墻”隨處可見,中心村落被一條大橋攔腰分成兩段,道路坑坑洼洼。“日子貧窮、觀念落后”,在外人看來,這是一個其貌不揚的小山村。

  與村里的其他年輕人一樣,2014年從溫州大學教育專業畢業后,鐘希嬌選擇定居城里,成為了溫州樂清市一名幼師,并且很快成為該校德藝雙馨教師的優秀代表。如果不出意外,幾年后她將順利過上村里人眼中的“舒適”生活。

  

  過去的左溪村(受訪者供圖)

  鐘希嬌回鄉,與老家村支書的一通電話直接相關。

  2007年到2008年,彼時的左溪村正在擦亮畬族特色文化的招牌,發展藍圖逐漸鋪開,但在人才方面卻力不從心,急需文化教育水平高,且能夠為村里發展帶來外部經驗的年輕人。村支書藍學許一下子便想到他從小看著長大的鐘希嬌,“懂事、靠譜”,于是打電話邀請她來村工作。

  時至今日,鐘希嬌覺得,當時接到的這個電話,堅定了她本來就想要回到家鄉就業的決心,“一是爸媽年紀大了,想過回來工作,照顧家里一些;二是驚訝于家鄉人觀念上的落后程度。”每年過年回家,作為村里僅有的考進省城的大學生,鐘希嬌總會收到一些長輩的求助,“比如,每天與農田打交道的叔叔輩,就會問電腦在哪里開機?但每次教完后,下次他們還是會問同樣的問題,更別說上網淘寶進行交易了。”

  身邊的同學大多留在城里,無法理解鐘希嬌的選擇。父母更是反對,“在村里生活有什么盼頭。”而在不少親戚眼里,回村工作就像是不務正業,他們只希望出身農村的她留在城里,繼續做那份月薪3000元在當地算作“高薪”的幼師工作。

  “與繁華的城市相比,家鄉更需要年輕人去改變,況且這個提議也拓展了我人生另外一種可能性。”鐘希嬌堅定自己的選擇。

  敢闖敢拼與家鄉共成長

  鐘希嬌所在的溫州泰順縣司前畬族鎮左溪村,地處大山深處,距離縣城超13公里,村民居住分散。路途遠,辦事難,“撇下地里農活,趕十幾公里山路,三番五次跑還未必能辦成事。過去,領個結婚證,都要往鄉政府跑上七八趟……”這些都曾讓當地百姓吃足苦頭。

  “特別是村里不見年輕的面孔,只剩留守老人和孩子。年紀大又不會講普通話,外出辦事更難。”

  2015年鐘希嬌回村時,首先接手的工作是“村代辦員”,即幫助村民解決各類代辦問題,比如低保、醫療、養老等事項,類似鄉村版“最多跑一次”。左溪村不少村民需申請低保補助金,具體需要什么條件,需要什么材料,鐘希嬌都提前了解得清清楚楚。

  “平時經常碰到村民什么東西不會寫找我幫忙,比如各種證明、申請等。”全村百余戶家庭、3000人的基本情況,她也都了然于胸。

  左溪村作為一個行政村,除中心村以外還有26個自然村在山上,山上住著不少年事已高的老人,鐘希嬌回鄉后經常走訪中心村以外的自然村,“看看村民們是否需要什么幫助。”她回憶,一次在整理村民的養老金資料時,發現有一名年滿60歲的村民沒有及時領取養老金。這位村民常年癱瘓在床,沒法說話,家人沒發現、更是不懂這個問題。于是她主動聯系上門,為這位村民“一條龍”辦理了手續。

  

  鐘希嬌在村里走訪(受訪者供圖)

  但在一開始,鐘希嬌的工作開展得并不是很順利,多數囿于村民“不愿改變”的老思想。

  比如,最開始鐘希嬌騎著電動車挨家挨戶落實養老保險政策時,經常碰壁,“因為我比較年輕,又是小姑娘,下村講養老,讓人覺得不信服。”所以一提到交錢,在不了解國家政策的情況下,很多村民都堅決地拒絕談論。沒辦法,鐘希嬌只能去將有相關優惠政策的文件打印出來,拿過去,一字一句念給村民聽。偶爾,她還要去做村民屋后道路硬化的疏解工作,“長輩們直接呵斥說,年紀輕輕的不要摻合進來,你們不懂,找書記來。”但她只能硬著頭皮去上數次,把道理說通講透。而誰家的留守娃娃功課跟不上,她也要去管上一管…… 

  此后,逐漸適應新的環境后,鐘希嬌還當選了為村里年紀最小的村委委員,為村里各種建設項目進行臺賬管理,久而久之,村里人常說“大學生就是不一樣”,這也讓她感受到一種敬意。2017年10月她又被選舉為村旅游聯合工會執事,負責項目包裝等。

  有了旅游聯合工會,留守婦女們的創業欲望大幅提升。為了更好地發展旅游產業,鐘希嬌開始動員在家女村民當老板、開民宿,但很多村民總有顧慮,她便沒日沒夜地從黨員開始動員,讓黨員帶頭開民宿,再利用民宿所帶來的效益去動員其他村民開啟創業之路。

  鐘希嬌在村里走訪(受訪者供圖)

  “年輕人有想法,而且敢拼敢闖,不浮躁。”藍學許說,鐘希嬌的這幾點格外難得。

  而從今年開始,在鐘希嬌的提議下,村里的文化禮堂開始開放大型會議室供給客人會議或培訓,同時將需要住宿的客人介紹到民宿。截至目前因會議培訓需要住宿的客人已達上千人次。

  漸漸地,村里經濟水平上去了,外出打工的年輕人開始回鄉創業了。然而,村里還是到處可見留守婦女,于是鐘希嬌便經常和婦聯聯合做一些活動,免費進行像月嫂之類的技能培訓,讓每個人都能有一技之長。通過開展公益活動,免費培訓舞蹈等課程,讓農村婦女的精神文化需求得到更好滿足……

  “阿嬌”蛻變鄉村蝶變

  “原來這片空地是荒草地,整個平地到建樓的過程,從地基打樁,到裝好外立面,我都要去拍照記錄……”在回憶起這些細節時,鐘希嬌心里無不自豪,不自覺加快了語速。

  這些年,她每天早出晚歸,忙于處理村里的大小事宜,根本無暇顧及15個月的女兒,只能拜托婆婆24小時照顧。臉也越曬越黑,看起來有些憔悴,但她覺得很充實,也很欣慰。每當有外人來村考察學習時,村里人總是非常自豪地介紹他們的“小阿嬌”,“多虧了她,為我們辦了不少實事啊,是我們村的形象代言人!”

  剛剛過去不久的“十一”,左溪村的民宿家家爆滿,和她一樣頭戴畬族鳳冠的姑娘們瀟灑地甩動雙臂,在快速張合的竹竿間跳進退出;數十名身著畬族服飾的小伙兒則扛起酒旗,點燃高香,在祭臺前灑下今年新開的紅曲酒……回到村子的三年,鐘希嬌在成長,而見證她變化的左溪村也在快速發展。

  村容村貌上有了變化,山上不少村民下遷,中心村17棟新樓原拆原建拔地而起,成為了當地民宿主力軍;越來越多散落在山間的畬族傳統民居經過加固翻新后辦起了農家樂……  

  如今的左溪村畬族特色房屋林立(受訪者供圖)

  初出茅廬的鐘希嬌能取得如此多的成績,多數源于她屢次提及她的回鄉引路人——村支書藍學許。“他才是畬鄉致富的引路人。”鐘希嬌說,支書是帶頭在村里第一個開農家樂、第一個搞民宿的人。“原來我們村一對夫婦的年收入只有5萬元,現在經過建設做民宿生意,年收入可達15萬元,這對年輕人回鄉自然有很大吸引力。”鐘希嬌告訴記者,七年時間,全村人均收入從不到泰順全縣平均水平,到超過全縣平均水平。

  如今,過去的老友看到鐘希嬌在村里獲得機會,也帶來了她個人發展的變化,經常會打電話問她,“你們鎮里還需要人嗎?”其實,鐘希嬌很清楚,對于全國諸多像左溪村一樣亟待發展的傳統村落來說,“鐘希嬌們”的回歸,迫在眉睫。

  而對于她自己而言,回來了,就不會再離開。(記者王晶)

來源:央廣網
編輯:姚怡夢
中國工會十七大專題

權威發布更多

視頻直擊

特稿更多

快評更多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版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pbnbu.tw. all rights reserved
福彩3d玩法